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Openfei.com

搜索
查看: 205|回复: 0

不一样的爱情故事

[复制链接]

395

主题

397

帖子

1559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559
发表于 2020-1-23 12:54:0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1


我和余垚领养的儿子盼盼,被医生宣告抢救无效的那一刻,我第一次想到离婚。
尽管,结婚6年来,我们一直是周围人眼里的模范夫妻。
我是山西人,余垚是广东人,我们是大学同学。2013年6月,我们毕业,扎根南京。
我去了一家会计师事务所,余垚去了一家律师事务所。
每天早上,我们总是手牵着手从家里散步到新街口,余垚看着我进写字楼后,才转身去隔两个十字路口自己的公司。
余垚单位的伙食很出名。他用了一年的时间在公司站稳脚跟后,就和单位提交了家属就餐申请。
只要没有特殊情况,每天中午,我到他们单位食堂时,我的饭菜总是已经打好,筷子摆好。
吃完饭,他又牵着我的手,把我送回公司。
6年来,风雨无阻。
因为有这样一个老公,直接导致我30岁了还有着20岁小姑娘的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天真烂漫。
周围眼红的女同胞们教育自家男朋友、老公时总是张口就来:“你看看人家程晨的老公!再看看你自个!
被教育的男同胞绝大多数都是以沉默回应,但也有少数不服气地会顶回去:“你家要是能像程晨家一样有矿,我做得比余垚还体贴、周到!
这时,原本处于敌对势力的两口子会立马心心相惜起来,将矛头一致对准走了大运的余垚,鄙视、嘲讽、羡慕、嫉妒......
各种复杂的感情掺杂在一起最后会汇成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:“不就是个吃软饭的!
余垚吃软饭的名号,在周围知情人眼里,是板上钉钉的事实。
因为,我家有矿,是真的矿。


2


余垚和我谈对象的时候,并不知道我家是开矿的。直到毕业后谈婚论嫁,才知道我的家境。
他很不好意思地对我和我父母说:“我感觉有点压力,我家只是开饭店的。
这么实诚的一句话,瞬间赢得了我们一家人的好感。
我父母表示,儿女好就好,其他的都不是问题。
不过,因为那阵子我母亲身体状况不是太好,我父亲便提出了一个要求:余垚入赘。
余垚母亲来我家提亲时还带着自己大女儿一家。
和余垚的斯文有礼不同的是,余垚的家人在我家人面前毫不掩饰地拿出了仰视的姿态。
长余垚4岁的姐姐对我更是异常的热情,一口一个:“亲妹妹。
她5岁的儿子被她一个劲地往我面前推,指着孩子不停地叫我:“舅妈。
看得出来,余垚夹在中间多少有点窘迫和尴尬。
因为余垚是入赘,我父母很高兴地替我们在南京买了房、买了车。细水长流的日子,毫无波澜的开始了。
不过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。我和余垚也不例外。
2014年国庆节期间,结婚刚半年,婆婆就开始催促起我们要孩子。
婆婆特别的积极,她对我说:“你家就两个闺女,你又是长女,父母肯定巴望着抱孙子。这事不能拖,越早越好才是!”这句话怎么听怎么觉得味道不对。我小肚鸡肠的想:“婆婆这是比我父母还看中我家家业。
此后假借各种名目的催生电话一个接着一个。
我不胜其扰。起初,我还会耐着性子和她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,渐渐地,只要她的电话我都一律当作没看见。
余垚和婆婆就这事沟通过几回,毫无成效。因为这事,我连逢年过节和她见面也心生恐惧。
婆婆倒是出奇的开明,她主张我们回山西陪陪我父母。
虽然是好意,但我丝毫体会不到她的好意。


3


一直到2017年年底,我都没有生个一儿半女。那会倒不是不想,而是我肚子一直没有动静。
我母亲也开始着急起来,一来,我们已经结婚3、4年了;二来我父亲13岁的私生子登门认祖归宗了。
这个从天而降的儿子,瞬间让我家乱成一锅粥。尽管,父亲表示绝不会让其踏进程家大门。
余垚第一时间把我妈接到南京来散心。
那会,余垚因为此前打了两场有名的官司,在同行里已经小有名气,是众人交口称赞的青年才俊。
这期间,他用自己工作几年攒下的积蓄按揭了一套房,写在我名下。
余垚除了工作繁忙外,对我的照顾丝毫没有改变。
但也不是没有原则性的,如果我做错了事情,他会一本正经地让我道歉。
看着余垚和我恩爱如初,妈妈多少有点安慰。但私生子的事情如鲠在喉,她将期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。
她让我赶紧生孩子。当然,必须要有儿子!
这个想法和婆婆的不谋而合。
婆婆在得知我父亲还有一个养在外的儿子,悄无声息了一个星期后,催我生娃的电话就保持在一天一个的频率上。
此时,我对婆婆已经没有任何好感了。我可以断定,她比我母亲还在乎程家家业。
婆婆让我和余垚去医院做个检查。
为了安抚我妈妈,我给在医院计划生育科做医生的同学打了电话。
就是这个检查,让原本对我关怀备至的婆婆变了脸色。
我和余垚的检查结果是同学通知我去拿的,拿到报告后,我在医院的大厅里坐了一上午。
回家后,我说出了结果:“我没有生育能力。
余垚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。他说:“我不发誓以后会怎样怎样,但现在我有你就够了。
第二个反应过来的是我原本处于崩溃边缘的妈妈。
她一反憔悴落寞,云淡风轻的安慰起我:“有时候检查做不得准,孩子也是靠缘分,不过,也不要有压力,现在的年轻人不生孩子还是赶时髦的事呢。
最后一个反应过来的是我的婆婆,半年后,她给我来了电话:“你大姑姐怀孕三个多月,这孩子就过给你们!


4


婆婆开始三天两头的找余垚哭诉自己是多么不容易,怎样含辛茹苦地把他拉扯大。
那会,余垚29岁,因为工作能力出众、外形儒雅,身边并不缺仰慕的女人。
有崇拜他学识的、有喜欢他颜值的、有喜欢他言谈举止的,即便他已婚。
很多人在知道我没有生育能力后,爱慕之情毫不掩饰地摆到了台面上。
就这事,我私下调侃过余垚,让他再找个女朋友。他回:“要花钱,我挣的还不够好好养你呢。
我不依不饶:“我不能生孩子,要是你以后嫌弃我,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呢?
“我一个吃软饭的,哪有那胆子!要是我真不知好得,那就让我净身出户。你就开开心心地当个小富婆。
余垚没说假话,他的工资卡一直在我手上。在知道我不能生育后,他又拿出积蓄加上从公司申请的无息贷款买了一间门市写在我名下。
他还给我立了字据,出轨即无条件净身出户。
所以,对于余垚,我是深感亏欠的。为了不让余垚难做,我答应了婆婆。
这是我30岁的人生里做过的唯一一件后悔的事。
自从我松口答应领养大姑姐的孩子后,婆婆就让我给大姑姐各种费用,营养费、安胎费、产检费。直到孩子落地,我前前后后给了大姑姐20多万。
2018年12月份,婆婆家的老房子被规划进了高铁线,拆迁换回了7套房。这7套房让婆婆的腰板彻底直了起来。
还没出月子的大姑姐率先找上婆婆。大姑姐说,房子必须都给她。婆婆当然不肯。
大姑姐随即冷嘲热讽道:“都给你儿子也没用,以后还不是给我儿子!
婆婆被她说到了痛处,思前想后,源头还是在媳妇身上。对我的态度自此一落千丈。
婆婆在大姑姐那里受了多少委屈,转头就撒到我和余垚面前。
婆婆百般委屈道:“我儿子又没问题!你怎么知道他以后会没孩子!
她开始在言语里若有似无的将我和余垚进行切割。特别是余垚维护我的时候,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比起闹心的大姑姐和婆婆,更让我们措手不及的是刚出生的盼盼。
抱回来没多久,他就被查出了心脏上有个6.1mm的通洞。
医生找大姑姐询问了一遍后,确定了是怀孕期间服用感冒药造成的。
我不知道已经做过一回母亲的大姑姐,怎么会发生这种致命错误,是有意还是无意,毕竟她一直对我说一切正常。


5


这无异于飞来横祸。
特别是无辜的孩子,刚出生就要受病痛折磨。
接下来三个月,我和余垚往返于南京、上海各家知名医院的心内科。
余垚因为之前从单位申请了100万的无息贷款,工作不敢有丝毫马虎,很快给盼盼治病的事就落在了我身上。
忙着和婆婆争房子的大姑姐完全像个局外人,自始至终都没有来看过孩子一面。
看着一点点大的盼盼喘着气,表情狰狞的在床上哭闹、扭动时,我像个罪魁祸首一样,自责、悔恨不已。
我不能享受做一个母亲的喜悦,却要遭受一个母亲的心碎。不到一个月,我的体重从120斤掉到了100斤。
从广东赶来的婆婆对我没有丝毫安慰,从和我见面起,脸就一直阴出水。
除了让我不惜一切代价救治孩子外,她将责任归结于我。
被孩子治病的事折腾的疲惫不堪的我,忍无可忍和她吵了起来。
婆婆是生意人,口才了得,她一句话就将她儿女护在了羽翼下:“你倒是生个心脏没洞的呀!
我怒火攻心,吼道:“我是没本事,让你儿子找人生去!
“话可是你说的!
我站在医院来来往往的人群里痛哭流涕。
2019年5月份,盼盼被医生宣布抢救无效的那天,陪在身边的只有我和余垚两人。
余垚站在我身旁,拉了一下我的手:“对不起。
我忽然发现,我们有近一年没有牵手去散步了。不过,生活也没什么变化。
彼时,婆婆和大姑姐正因为争房子的事情闹得不可开交。
她们争论的焦点已经脱离房子本身,而是余垚和我的婚姻。
婆婆放出了狠话:“余垚会有自己的孩子!
处理完孩子的后事,余垚回了趟广东,一个星期后,7套房子全划到了他的名下。
从那天之后,婆婆没给我来过一个电话。
倒是大姑姐勤快起来,首先,她要我们赔偿盼盼去世对她造成的精神损失费;其次,就房产分配的事她要起诉我们。
余垚态度强硬:“一毛也没有,一块砖头也不会有!
因为盼盼的事,家里的气氛总是莫名的压抑。
我要将原本给盼盼准备的衣物用品扔了时,被余垚拦了下来。看得出来,余垚喜欢孩子。
我无能为力。


6


我重新上班后,余垚再也没有和我一起出门过。
他开始变得忙碌起来。每天都是早出晚归,应酬也变得多了起来。
以往羡慕嫉妒我的人,开始同情起我:男人果然靠不住,吃软饭的更是靠不住!
其实,余垚家境并不差,余垚说他家是开饭店的,是谦虚的说法。
婆婆的饭店在当地很出名,来往的人非富即贵。所以,婆婆想要个孙子的心情也可以理解。
我隐隐地察觉出,突然安静下来的婆婆以及冷淡我的余垚有什么事情瞒了我。
这个疑惑没有多久就解开了。
两个月后,一个陌生的年轻女人给我来了电话:“不会下蛋的母鸡!
我还没回过神,对方洋洋得意道:“我已经见过余垚母亲了,他妈妈很喜欢我!知趣的就自己提离婚,别到时候丢人现眼!
我不知道别的女人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是什么反应,要骂人吗?要哭诉吗?要寻死觅活吗?没人教过我该怎么做,我平静地回了她一句:“知道了。
随后我便给婆婆去了电话。
婆婆起初支支吾吾,见我不依不饶,就替余垚辩解道:“他不会和你离婚的,只是找人生个儿子而已。男人嘛,你爸爸不也是。
余垚在当天晚上和我摊牌,不遮不掩,理直气壮:“不离婚,就找个人生孩子。这样才能堵上大姐家的嘴。
好像他也受了很大的委屈似的,身不由己。
我问:“为什么不离呢?
他不假思索地回:“离,我就要净身出户了。
我知道这世上没有永恒的东西,但对于生命中的无常还是不能时刻做好准备,毕竟我们曾经那么相爱过,情真意切过。
我斩钉截铁地要离。
余垚先是不回家、接着不接我电话、不回我短信。
婆婆起先还会劝我,但见我一去不回头的架势后,也就由着我去了。
半个月后,余垚提出要先和我的律师谈谈,一上午,他们谈的都是夫妻财产事项。
你能理解你的丈夫完全不关心你的去处,从开始到结束谈的全是财产问题时的那种心情吗?
因为,有字有据,余垚净身出户,财产全归我,包括那7套房。财产签字分割好后,余垚接了个电话就提前走了。
婆婆在知道这事后,和我大吵了一架。不过,这次我没有挂她电话,缘分一场,以后谁还认识谁呢。
我耐心地听这个年轻时就丧偶,辛辛苦苦创业,一人抚养儿女长大成人的女人的吐槽。
在听到她骂我“绝户”时,我甚至对她产生了一丝怜悯。


7


意想不到的是,婆婆却在一个星期后来到了我面前,她求着我不要和余垚离婚,把责任一股脑地揽到了自己的身上:余垚也是为了帮她争口气,和大姐家争房产,迫不得已。我不知道她这是要演哪出,前后态度反差如此巨大。
一问才知道,余垚体检查出了自己有生理缺陷,不能生育。
所以,我们才是绝配。
娶妻娶贤,纳妾纳色。我这个贤惠的大家闺秀忽然在婆婆的心目中闪闪发光起来。
我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要强了一辈子的老太太,毕竟一个星期前,她才破口大骂过我。
婆婆为了帮我们挽回婚姻,亲自去了趟山西,当着我父母的面道歉。
这个走到哪里都习惯昂着头的老太太,在我一家人面前,心甘情愿地低下了头。
“宁拆十座庙,不毁一桩婚”我父母禁不住婆婆的哭诉,念着除了这件事之外,余垚从来没有对不起我,也就替余垚打起了圆场。
我和余垚离婚的事,除了财产划分好,其实还没开始走程序。不过,破碎的心哪那么容易缝补。
余垚主动向我道歉。
他每天都到家门口等我上班,也不和我一起走,就保持在离我一丈远的前面,时不时地回头看我一眼,等我进了写字楼,才去自己的单位。
每天中午,他从食堂打好饭菜,送到我单位楼下,再请我同事拿上来。
一直坚持到19年的年底。
渐渐地,单位的女同志们的心也跟着热起来。
大家纷纷劝我,“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”哪个男的没个逢场作戏,何况余垚这么优秀。
2019年的最后一天,余垚约我去银杏湖看跨年烟火秀。我答应了。
零点时,五彩缤纷的烟花准时点亮了夜空,一直沉默地余垚忽然开了口,他盯着我,眼睛像天上的星星一样闪闪发光:“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!
原来,眼见我不能生育以及争房产的事,婆婆势必要一直给我压力,我们的婚姻也会不停地受干扰。
为了平衡好各方关系,余垚假装答应婆婆重找女人生孩子。
随后便找了个人在婆婆和我面前演了一番戏,再来个激将法,我也就同意离婚了。
他随即名正言顺地将房产划到了我名下,再告诉婆婆他不能生育。
这么一来,婆婆怎么也不可能让我们离婚。
我听着余垚告诉我,他那份体检报告也是假的时,忽然眼泪汪汪起来。
他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,一个劲地道歉:“我很抱歉,但我也是为了我们的长远做打算。
本打算将我们做的那次体检的实际结果告诉他,其实我没问题,有问题的是他。
但话到嘴里又被我咽了下去。
“新年好呀!
他回:“新年好!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【郑重声明】安徽一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,仅为提供更多信息,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。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。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,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,不为其版权负责;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,原作者未知,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。电话:15705609605 微信号:Lily141921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安徽一网 ( 豫ICP备19024428号-1 )

GMT+8, 2020-2-20 07:01 , Processed in 0.049019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Openfei.com! X3.4

© 2019-2027 安徽一网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